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http://www.crmed.cn

菜单导航

103岁的医院终于恢复常态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12:03:39

  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门口的碧桃花开了。马路对面的草坪偶有市民散步,保安和环卫工坐在长凳上晒太阳。

  这平静来之不易。桃树枝叶枯败的日子,红会医院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光。

  1月26日,北京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踏进这家当时濒临崩溃的医院,队员被眼前的景象击蒙:患者和陪护家属挤满门诊,走道全是加床,还有病人躺在地上。300多张病床住满病人,电话被求床位的人打爆。

  1月22日被征用为武汉市发热患者定点医院前,红会医院已被新冠病毒侵袭。超过10%的医护人员后来确诊,此外还有20%的医护人员累倒或病倒,无法工作。之后的50多天里,累计有400多名外地医护人员进驻支援。

  北京队医生周凯是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重症监护病房组组长,参与接管ICU病区。很多病人被送来时奄奄一息,有的血氧饱和度不足50%。周凯的工作,是从死神手里抢人。决定生死的时间有时就30秒,慢了,病人就走了。

  支援武汉50多天,这支队伍从未轮休。一名领队计算,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床位比不足2:1,即使不考虑轮休,都有约200人的缺口。

  回忆50多天的见闻,周凯双手颤抖。

  抵汉第53天,周凯第一次睡了个好觉。3月18日上午,他负责的红会医院ICU病区最后一名患者转院。次日,医院完全“清空”,进行全面消杀,暂时关闭7天,此后成为普通患者就医医院。

  103岁的红会医院重新成为红会医院。

  清 空

  10名医护人员围着病床向电梯一路小跑。防护服“唰唰”作响,心内监护仪不断“嘀嘀”报警。

  “所有人都听我的,我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执行!”ICU病区负责人黄晓波向所有人大喊,“(病人)头要朝前!保持这个速度!”

  3月17日,红会医院7楼ICU病房挤满了医生。按照计划,ICU里的6名危重症患者都将在这天转院,年龄最大的97岁,还有一人上着ECMO。前一天,这里刚转走一名100岁的危重症患者。

  他们要保证病人转院过程中的绝对安全。病人身上插满导管,转运过程中,支撑生命仪器只能靠医生抱在怀里的氧气钢瓶供氧、跑了三个楼层才借到的锂电池供电。疫情期间,这都是稀缺货。

  氧气瓶只能支撑90分钟。

  这意味着,从这边离开病房上救护车,那边下救护车进入病房接好设备,必须在90分钟内完成。

  早些时候,医护人员推着空床演练了一次转院过程。红会医院部分走道狭窄,他们试验转弯处车能不能推过去,电梯里挤得下病床和几名医护人员。有人专门负责发行动命令,有人监控尿管和外周静脉,有人负责推药……

  “我问任何病人指标,必须马上回答出来。”送完一个病人后,黄晓波再次向队友重申原则,“即使你觉得我错了,也要照做。”队伍的医护人员来自北京不同的医院,每一个医院都有自己的转院流程和“ECMO小队”,但聚在这里,他们必须按同一套标准工作。

  一名上了ECMO(人工膜肺)的患者准备转院,医护人员紧急为其吸痰、调整呼吸和输液管道,本在休息的部分医护人员也从驻地前来帮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嘉兴/摄

  一名上了ECMO(人工膜肺)的患者准备转院,医护人员紧急为其吸痰、调整呼吸和输液管道,本在休息的部分医护人员也从驻地前来帮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嘉兴/摄

  救护车在楼下等着了,一名患者的指氧夹突然读不出数字,护士把他的手捂暖和才好——天气冷,患者末梢循环不畅。上了ECMO的患者已经准备就绪,负责接收的医院突然又打来电话,说没有做好接收准备。

  类似的临时变动时常发生。按照最初计划,医院的患者本应在3月15日“清空”,考虑到部分患者病情危重,计划在3月14日取消。3月16日,医院又接到通知,3月20日前“清空”医院。

  黄晓波离开病房前,上了ECMO的患者的血压突然从140掉到了70,医护人员却说不上原因。“现在静下心来,你们三个人坐在这里想。”黄晓波说,“不能明天把病人推出去就死了。必须确保今天晚上做针对性治疗。我们不能保证他一定能活得过来,但要确保他活得尽可能长。”

  最后的夜班

  这天夜里,周凯上了最后离汉前的一个夜班。这是他第一次可以长时间坐在医生办公室休息,不需要在病房之间小跑着抢救患者。下班前,周凯特地走到已经搬空的病房看了看。

  几名护士互相在防护服上画象征北京的熊猫,还有人专门借来红色的记号笔,画樱桃和小太阳。

本文地址:/xwzx/81017.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