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http://www.crmed.cn

菜单导航

医学大咖组团拨开疫情“迷雾”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1日 10:28:31

原标题:医学大咖组团拨开疫情“迷雾”

  从目前临床实践来看,“恢复期血浆治疗”比较“安全有效”

  心理治疗对患者康复很关键

  MDT多学科介入重症患者救治,是下一步重点攻关内容

  最近中国开发的快速IgM检测纸和恒温扩增芯片法核酸检测试剂合并使用,对新冠病毒检测很有效

  疫情告一段落后,老年人和儿童应积极寻求疫苗保护

---------------

  新冠病毒感染到底如何确诊?核酸检测“假阴性”的问题到底如何解决?面对高死亡风险的“危重症存量”医护如何应对?血浆疗法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中国疫情好转了,全球形势到底如何?什么时候可以摘下口罩?什么时候可以打上新冠肺炎疫苗?

  3月7日下午,在由“华山感染”公众号、医道等平台联合举办的“走出至暗时刻”首届新冠肺炎多学科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教授曾光、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等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广受公众关注的大咖们“云聚一堂”,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回应公众疑虑。

 危重症患者治疗仍有挑战

  北京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武汉金银潭医院北京医疗队的周新过去一段时间一直奋战在新冠肺炎诊治的第一线。

  他介绍,当前针对新冠病毒感染的轻症患者,主要以对症治疗为主。“雾化一天两次,口服阿比朵尔,或者增加抗艾滋药物、利巴韦林静脉点滴。”他说,轻症患者的治疗要点是“尽早用药”,“两类抗病毒药物要一起使用,配合中成药。”这种做法,能在早期抑制病毒复制,避免轻症患者病情加重。

  而对于重症患者,国家卫健委第七版诊疗方案中推荐了一系列正在临床试验中的药物,可以酌情使用。他介绍,从目前临床实践来看,“恢复期血浆治疗”比较“安全有效”,“我们病房里有十几个患者使用,比较安全,输血反应不多。”

  据悉,北京专家在对危重症患者血浆治疗过程中已达成一个共识:推荐同时使用蛋白酶抑制剂,“这是北京的经验,没写进‘国家指南’中,大家可以尝试。危重患者毕竟病死率比较高,大家可以尝试一些新办法。”

  除了对生理疾病进行治疗,在武汉的专家还发现,心理治疗对患者康复很关键。

  北京瑞金医院援湖北医疗队是全国较早将心理医生“配送”到武汉的。队长陈尔真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亲人离去等因素对新冠肺炎患者的心理造成了极大创伤,“一些病例有焦虑、恐惧,甚至消极抑郁的情况,不肯吃药、不愿意接受治疗”。这支医疗队有个心理危机干预小组,专门为病人提供心理疏导治疗和服务。

  华山医院副院长、援湖北医疗队总指挥马昕则在方舱医院里见到了动人的一幕——医护人员在防护服上写着“我是某某某,我爱吃生煎”“我想来碗热干面”“武汉加油”等,拉近了医患间的关系。方舱医院里由患者、医护、志愿者共同组成的临时党支部,也令人动容,“很多恢复得差不多的党员患者主动帮忙打扫卫生、发放物资,还有带领大家跳广场舞、韵律操的。”

重症救护的“撒手锏”是多学科介入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论坛上指出,多学科(MDT)介入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总结出来的“撒手锏”,“轻症患者MDT会少一些,但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我们都是MDT团队,包括呼吸、血液、心脏、ECMO、心血管、肺栓塞团队一起治疗的。”

  张文宏说,对比日本、美国、意大利等发达国家的情况,MDT介入是这次新冠肺炎治疗手段中的“核心”,“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肺炎,而是一个整体性的疾病”。

  马昕也提到了MDT的重要性。他介绍,华山医院的第四支医疗队2月10日全面接管了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重症监护室,当时面临着27个气管插管患者,其中3人已使用ECMO,另有14个人需要进行血透治疗。“这支队伍里,有保肝小分队、护肾小分队,有专门的呼吸治疗师、心理医生。”他透露,光谷院区的第一例ECMO就在北京医疗队多学科的诊治下9天后顺利撤机,“MDT介入重症患者救治,是我们下一步重点攻关的内容。”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第五届京港感染论坛上,以张文宏医生为代表的“华山人”就特别指出,重症感染性疾病治疗的“重点”——建设负压病房和建立MDT治疗机制。

  当时,华山医院感染科在全国率先建立了一个拥有18张床位的负压重症感染病房,收治重症呼吸道感染、脓毒血症、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等患者。张文宏当时曾表示:“重症呼吸道感染诊治水平没有问题,可一旦出现传染,就要求患者一定要入住负压病房。据我所知,北京朝阳医院设有负压病房,但全国很多呼吸科还没有负压病房。”

  张文宏还认为,MDT合作机制,不只体现在发热待查、重症感染、肝病诊治方面,而应全面体现在感染领域的任何一方面。

核酸“假阴性”有办法解决,老人、儿童应尽快寻求疫苗保护

  因工作忙碌,钟南山直接在论坛上甩出了自己与其他国际专家讨论新冠病毒感染的“干货”视频。钟南山用一口流利的英文为公众及医学界同仁指出了“诊断之难”和“诊断之法”。

  他介绍,最近中国开发的针对新冠肺炎病毒的快速IgM(即免疫球蛋白检测——记者注)检测纸和恒温扩增芯片法核酸检测试剂合并使用,对新冠病毒的检测很有效。“快速IgM检测纸通过侧流式免疫层析法实现,能在患者感染7天后,或出现症状三四天后检出,可作为核酸检测的补充。”他说,另一款恒温扩增芯片检测,可实现同步对多个患者进行检测,并区分出新冠病毒和甲乙型流感以及其他病毒。

  北京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支援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北京医疗队队长周新介绍,在现有条件下,针对新冠病毒的诊断建议医院至少做一次针对患者痰液的核酸检测,“雾化几次,(患者)咳出痰来,再做核酸检测,会提高阳性率,‘假阴性’会少一些。”

  在“新增病例明显减少,存量病人消化,人等床变成床等人”的情况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认为,我国当前正在“走出至暗时刻”。

  “但最近世界各地的疫情有扩散趋势,比如美国能不能找到适合的路真不好说。”曾光说,美国有全世界最强大的疾控中心,在公共卫生领域的话语权处于世界领导地位,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出色干将。而目前美国对新冠肺炎采取“类似流感”的处理策略,“我能理解他们的苦衷,想少花钱多办事。”

  而针对公众关心的何时摘口罩、是否要打疫苗的问题,张文宏表示,未来只要保持监测,做好可持续性的有效控制就“非常安全”。“大家戴口罩已成习惯,延长戴口罩也无妨。”他建议本轮疫情告一段落后,老年人和儿童应积极寻求疫苗保护,“只要有序接种就不必担心感染,社区医院就能很好地解决接种问题。”

  本报北京3月8日电

本文地址:/xwzx/73460.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