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http://www.crmed.cn

菜单导航

医生彭银华的最后一场战役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1日 05:54:07

医生彭银华的最后一场战役

同事们到隔离病区看望彭银华。陈浩供图

  推迟婚礼

  彭银华最后一次回家是在1月18日,那天下班,他没有跟妻子提医院的事,只说越来越忙。他们结婚两年了,将在半个月后补办一场婚礼,再过3个多月,孩子也将出生。钟欣知道丈夫一直想挤出时间,把婚礼准备充分,好给她一个惊喜。

  但疫情让他越来越担忧。早在去年12月20日左右,他所在的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三科就接诊了一个重症“病毒肺”患者, 7天后转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来又转到了收治传染病病人的金银潭医院。很快传染风声流传,等到1月10日,呼吸科设置了专门病区,60张床,不到10天就人满为患。

  担心家人和怀孕的妻子被感染,彭银华决定住到科室里去,排班时还嚷着,“你们外地的、有孩子的都回家过年,排不过来的班我顶着”。婚礼的喜帖放在办公室抽屉里,“兹定于”后的时间详细到了分钟,彭银华想要延期,但同事江俊霞医生说,“什么事情都能往后延,结婚不可以”。

  情况越来越紧急。1月20日证实这种新型肺炎“人传人”,当晚发热门诊病人剧增,很多人一做CT确实有问题,就算不发烧,胸闷气喘、咳嗽、咽痛的大有人在,不少本来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家属送过来时人已垂危。那个晚上,医生护士通宵无休。

  病人还在急速增加,呼吸三科接管了两层楼,设为第二批隔离病区,在一天内做好分区、培训和二级防护,准备收治病人。科室主任陈浩意识到,战役已经开始了。算上他自己,呼吸三科一共7位医生,全部是80后、90后。

  “21日筹备,穿防护服也是现培训的,我之前是没穿过的,非典时我在读高中。任务也蛮急,楼一清空,马上病人蜂拥而至。”江俊霞说,饭都顾不上,中午就在科室吃一口,点餐由彭银华帮忙去拿。

  这一天,彭银华给妻子钟欣打了电话,决定推迟婚期,“要打一场硬仗”,他说。妻子曾在江夏一院120做急救护士,没有异议,只怕丈夫身体吃不消,让他放松心态。彭银华说,“不要担心”。

  最难打的仗

  21日晚上,烦躁的情绪开始蔓延,病人挤在护士站,争相往前。彭银华一直站在那里,尝试着安抚。殷德群医生记得他语气温和地不停重复着,“我们一定尽医护人员最大的力量把大家收进来治疗”,直到下半夜才恢复了秩序。

  那夜,同事李英璞医生开了20多个住院证,全都是双肺磨玻璃状病变。“几乎一刻不停在看病人、写化验单,看了80个号,还要复诊,就是160个号,没喝水、没上厕所。”

  “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病人。”江俊霞医生说。不到24小时,两层楼,加上抢救室,130张床全部收满。

  空气里弥漫着焦躁恐慌的氛围,有的病人觉得被关了起来、“像坐牢一样”,心理承受不住,跟医生护士吵,“我要出院,就要出院,我不治了,就算死也要死在家里”。

  22日下午,一位老年男性患者各项指数下降,生命体征微弱,彭银华开始抢救,又紧急将他转到重症区,并跟家属沟通,“可能预后不好”,没多久患者还是走了。夜里,33床的病人熬不住了,家里的小儿子一直喊着,“你就给我抢救!”彭银华为老人做心肺复苏,按压了个把小时,家属仍不愿放弃,又喊着:“再按半个小时!”

  江俊霞也参与了抢救,她知道这其实是徒劳的,但彭银华就一直按着。她也知道这就是彭银华,不忍心拒绝任何人。“病人、家属都蛮信服他,以他的担当和责任心,以后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医生。”江俊霞后来说。

  医院后来有5位内科医生到隔离病区支援,但专业上仍以呼吸科为主,7个医生、11个护士没日没夜连轴转。李英璞和彭银华不同楼层,那两天忙得面都没碰上。与此同时,彭银华还得支援门诊,上午是江俊霞,下午是他,“搞到很晚才下班,根本搞不过来。”

  江俊霞说,刚开隔离病区那两天,每逢彭银华主班,他都尽量一个人收治病人,让白班的医生休息,也减少同事的暴露机会,有天下午病人再次暴增才找白班医生来帮忙。“平时他基本不会找人帮忙,应该是实在扛不住了。”

  最初,江夏区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定点医院设在江夏区中医院,江夏一院得到通知,要把隔离病区的所有病人一股脑转到中医院去。转了100多个病人时又接到通知,江夏一院也被设为定点医院——当时仅靠中医院的300张床已经远远不够。

本文地址:/xwzx/73353.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