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http://www.crmed.cn

菜单导航

“我见过医护抱着必死的决心,连遗书都准备好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4日 13:56:39

澎湃新闻记者 邓雅菲 实习生 陈紫嘉
从除夕至今,徐和璋每天早上九点出门,到凌晨一点左右才回家,连续14个小时,开着自己的车将多达100余箱、超过1吨重的物资送到武汉各个抗击疫情的医院。
“每天在武汉市区都能跑到四百公里以上,平均一天加400多块钱的油。经常累到连方向盘都打不动,晚上回家就喷云南白药缓解身上的疼痛。有时候晚上睡前想定个闹钟,还没定好就已经睡着了……”徐和璋告诉澎湃新闻。
作为武汉抗疫志愿者的徐和璋每天都会面临很多困难,比如吃不上饭、运输物资路途艰辛、被感染病毒的风险高……但他也在志愿路途上遇到各种各样正为这个城市奔走的人,有医护人员、快递小哥、外卖小哥,还有无数不知道名字的好心人。
“是他们,让我觉得正在做的事是都是有意义的,可以给武汉抗击疫情带来积极改变。”2月3日,32岁的事业单位公职人员徐和璋向澎湃新闻()讲述了在武汉做抗疫志愿者的故事。

“我见过医护抱着必死的决心,连遗书都准备好

抗疫志愿者的合影。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以下是他的口述:
平均每天跑400公里,每天加400多块的油
除夕那天,武汉疫情严峻。我刷朋友圈,看到有朋友说需要志愿者,我就加了那个群,当天下午就开始了志愿服务。当时,只是想着刚好趁假期休息,能做一点事情,结果做着做着就发现疫情越来越严重,春节假期还延长了,我就一直坚持继续下去了。
武汉的志愿者特别多,我加了二十来个群,基本上都是500人的满群。一开始,大家接送医护人员就像是抢单一样,有时候刚看到有要接送的消息,电话打过去,就得知已经有志愿的司机去接了。
大年初二、初三,慢慢有越来越多的捐赠物资运到武汉,我们就开始送物资去医院,包括防护服、口罩、护目镜、酒精、消毒液等等,现在我也基本上是在送医疗物资和后勤食品。

“我见过医护抱着必死的决心,连遗书都准备好

仓库里等待运送的货物。

我们志愿者团队会有明确的分工:有的志愿者负责对接捐赠方,有的负责物资采购,有的负责物资运输,有的负责任务调配。从货物到达武汉之后算起,两小时之内我们就能把货物送到受捐医院的负责人手上。
我每天差不多有14小时以上的工作量,仅在武汉市区内每天平均都可以跑四百公里,每天经手的货物多达100余箱、超1吨重。从1月24日到2月3日,平均每天汽车加油要花400多元。我经常累到连方向盘都打不动,晚上回家就喷云南白药缓解身上的疼痛。有时候晚上睡前想定个闹钟,还没定好就已经睡着了。

“我见过医护抱着必死的决心,连遗书都准备好

武汉市第五医院的负责人签收物资。

志愿工作困难重重:吃不上饭、风险高、路途艰辛
先要保护好自己,再去做志愿活动。口罩我们一定会戴,去医院送货时会穿着防护服,并且保持安全距离,不进隔离区,在比较空旷的地方把货物给医护人员。我的车里常备酒精和84消毒液,每送一家医院车里面都会喷一下,现在车里面几乎全是84消毒液的味道。
初四之前,我基本上是早上出门之前吃一顿,晚上回家吃一顿,白天基本上是满的,跑了这个地方就要跑下一个地方,可能在等物资的时候会吃点饼干和面包。
从初四开始,我给医护人员送午饭和晚饭,餐馆会给我们留一份饭。但别的不送餐的志愿者,吃饭可能就得不到保障。

“我见过医护抱着必死的决心,连遗书都准备好

志愿者在车上吃盒饭。

有些朋友看到我在做这些事情,也希望可以加入进来,但我说出当志愿者的困难性之后,劝阻掉了大部分的人。
志愿活动确实存在一定的风险性,我现在除了金银潭医院,别的所有医院几乎都跑到了,每天都要和医护人员接触,被感染的风险高。
有的运输任务特别远,有一次我为了给两家乡镇的卫生服务站运送物资,跑了两百多公里,回家时已经凌晨四点。
还有一次,我从武汉市内导航去鄂州取一批防护服,无论用什么地图软件,都会显示高速封路,要走乡道、县道或者一些省道,但是跟着导航过去了之后,又发现很多道路已经被封锁了。即使掉头,导航也还会坚持原来的道路,所以只能凭感觉往前开,离远一点之后再重新规划路线。而且一路上遇到了7、8个检查站,每个检查站都要登记、拍照、量体温,正常一小时的单程差不多跑了三个小时。
做抗疫志愿者会遇到很多困难,得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难免会有负面的情绪和影响。如果有人想加入进来的话,我会特别感谢他们有这样一份心,但希望是真的准备好了再加入进来。
来自医护人员的温暖与感动
碰到的所有医护人员都特别感谢我们,经常有时候半夜去送货,他们担心我们没有吃的,还会把他们受捐的零食打包给我们。

本文地址:/xwzx/56711.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