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北京医药集团教育培训中心_医学教育网

http://www.crmed.cn

菜单导航

Nature:世界上首个三类器官系统为医学研究和诊断打开了大门

作者: 甘诺颖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5日 14:21:35

2019年10月5日讯/生物谷BIOON/---器官发生是一个复杂的、相互联系的过程,是由多种边界组织相互作用所协调的。但是,人们尚不清楚各个相邻的组成部分如何协调以建立一个完整的多器官结构。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医学中心和日本东京医科牙科大学的研究人员报道肝脏、胆管和胰腺结构的连续模式和动态形态发生,这些结构是由人多能性干细胞的三维培养物内陷形成的。由人多能性干细胞分化而来的前肠球状体和后肠球状体之间的边界相互作用使得肝脏-胆管-胰腺结构在没有外来因素的情形下在前肠-中肠边界的类器官上发生特化而形成,这种形成依赖于视黄酸。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9年10月3日的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Modelling human hepato-biliary-pancreatic organogenesis from the foregut–midgut boundary”。

Nature:世界上首个三类器官系统为医学研究和诊断打开了大门

图片来自Cincinnati Children's。


尽管移植物衍生的组织以中肠衍生物为主,但是显微切割的肝脏-胆管-胰腺类器官在长期体外培养时发育成分离的多器官原基(multi-organ anlages),这随后就概述了早期形态发生事件,包括三个不同且相互连接的器官结构的内陷和分支,这让人想起由小鼠外植前肠-中肠培养物衍生的组织。

正如在体内观察到的那样,由HES1基因突变引起的多器官结构的错误分离会破坏体外培养物的胆管特化潜力。

总而言之,这些研究人员证实通过前肠组织和中肠组织的并置可以建立一种实验性多器官整合模型,这潜在地为研究复杂的人类内胚层器官发生提供一种易处理、可操作且易于获得的模型。(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Hiroyuki Koike et al. Modelling human hepato-biliary-pancreatic organogenesis from the foregut–midgut boundary. Nature, 2019, doi:10.1038/s41586-019-1598-0.

版权声明: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温馨提示:87%用户都在生物谷APP上阅读,扫描立刻下载! 天天精彩!


Nature:世界上首个三类器官系统为医学研究和诊断打开了大门


下载生物谷app,随时评论、查看评论与分享,或扫描上面二维码下载

本文地址:/xwzx/2439.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